您好,欢迎来到码头网! 请登录 免费注册
  • 1
  • 2
  • 3
  • 4
  • 5

船舶越来越智能,航海教育,海员自身该怎么应对?

  • 来源:信德海事
  • 作者:--
  • 2019-07-10 11:24

最近几个月,裁员潮一直都是很多人特别关心的话题,有不少巨头和独角兽公司,近期都在做组织架构的优化,这样的调整其实不仅是为了眼前的生存,更是为了提高企业的长期竞争力。因为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变化越来越快、不确定性越来越高的时代。

这里我说的变化,不仅是经济形势、国际大环境的变化,还有新技术给整个社会带来的冲击。比如说,人工智能火起来之后,机器会不会替代人、人的工作又会发生什么变化,这都是很多人都关心的话题。

其实,在人类社会的历史中,最先对重大变化作出反应的,往往是军队。

这是因为最前沿的技术,要么当初是为了军事目的研发的,要么是最先应用于军事领域。此外,军队为了提高战斗力,也常常会主动做出组织结构的创新,去提高军队运行的效率。

最近,我在《大西洋月刊》的7月刊上就看到一篇很有意思的文章。这篇文章讲的是,从90年代开始,美国海军就开始尝试拥抱智能,把军舰高度自动化。而为了适应、配合这种技术变化,他们还在舰船上做出了重大的组织调整,重新定义了船员的核心素质。

今天,我想来跟你分享一下这篇文章里的观点。因为它对科技如何影响职场,特别有启发。

从1995年开始,美国海军就在尝试打造“智能舰船”了。当时,一艘叫做USS Yorktown的老舰船被改装,引擎控制室改装成了无人的,并且还让船员用手持的对讲机进行沟通,提升了他们在舰船上的自由度。做了这些改装之后,美国海军发现这艘军舰上的人员需求减少了4%。虽然这个比例不太高,但是当时美国海军的研究机构认为,如果舰船进一步自动化,那么就有可能节省更多的人员和经费。

在2001年,小布什总统任职期间,美国上任了一位国防部部长叫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拉姆斯菲尔德把美国海军的智能化往前又推了一大步。

他要求,要大幅度减少海军的人员,重新对舰船做工程设计,要用革命性的技术彻底改变美国海军军队的现状。在他任职期间,智能化的军舰迅速从想法到了实践。成果呢,是一系列叫做Littoral Combat Ships的军舰,翻译过来就是濒海战斗舰,是一类适合沿海作战的军舰。

这一类战舰的特点是自动化的程度非常高,大多数的设备都不需要船员持续的监控。船上的武器装备、传感器系统都是自动化的,比如说能自主识别,能自动进行任务决策,自动做场景分析等等。

不过,更特殊的是美军在这艘战舰上尝试了一种全新的管理理念,叫做“人员最小化”(Minimal Manning)。这艘军舰在设计的时候,计划的船员数量是75人。这比同一吨位的军舰,要少1/4。核心船员的数量就更少了,总共也就40个人。这要是跟二战时期的战舰相比,也就是那时候的20%而已。

但是注意了, “人员最小化”的逻辑,并不是说因为舰船自动化了,有些工作就被机器替代掉,所以减少了人数。你会发现,这些船员的工作性质、工作内容以及人的素质,都发生了重大的变化。

什么变化呢?这艘舰船上的船员,每个人都是多面手。

举个例子来说吧,拉绳索这个工作,一般的舰船上都有一个专门负责的人,因为这个工作虽然听起来简单,但其实很危险,一不小心绳索就可能把手指头、脚指头给切断了。但是在濒海战斗舰上,却没有一个拉绳索的专门负责人。这个工作是由3个人兼职做的,一个人是信息系统的技工,一个是枪炮军士,一个是船上的厨子。

而厨子,除了要做饭,要操作绳索,同时还要承担另外两种工作,一个是巡逻员,一个是边界员,也就是要观测舱内进水、要防止起火时候烟雾扩散的人。

再举个例子来说,以下这几个工作,你听听看是几个人干的活:防火队队长、负责搜索的海员、吊机操作员、巡逻员、直升机救援协调员。听着很多吧,但其实干这些活的就两个人。

如果要用一句话来概括濒海战斗舰船员的特点,那就是,他们都不是专家,而是通才。

这篇文章指出,随着人工智能的进展,智能化和通才化,这两个趋势是相辅相成、同步进行的。

原因有两层:

其一,机器会承担起越来越多日常化、流程化的工作,剩下那些机器承担不了的,留给人来做的,往往就是变化非常快,不太规律的工作。

其二,智能化提速,社会变化加速,会导致专业技能的寿命变短。也就是说,当下的核心技能,很快就会过时了。

世界经济论坛出过一个报告,里面预测从2016年到2020年期间,有1/3的工种所需要的核心技能,在这个期间都会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这就意味着,掌握专业技能对于一个人的职场发展价值越来越小了。在未来社会最如鱼得水的人,可能不是某一个领域的专家,而是能解决不同类型、多种复杂问题的通才。

文章里引用了德勤咨询的预测,在10年之后,70%-90%的工种可能都是超级工种,也就是说,一份工作整合了现在好几个人干的活。

那什么样的人才能适应这种工作呢?美国海军为了搞清楚这一点,专门找了心理学专家给他们的海员做测试。

结果发现一个有意思的事,就是那些过去,让一个人在职场上成功的品质,反而现在成了劣势。反过来,一些听起来像缺点的品质,在新环境下成了优势。

为什么这么说呢?带你看两个结果:

第一,在测试里,表现不那么好的海员,往往责任心这项特征得分非常高。这种人我们在职场上都很喜欢。他们是那种早上总是来得很早,对细节很注重、干什么事都很仔细的人。但是这一类海员,在测试规则突然发生改变的时候,他们往往要坚守岗位,这就导致他们对新规则的反应速度不够快。

第二,在测试中表现好的人,往往表现出对新事物、新体验的开放态度。这种品质,说好听一点是开放性,但说得不好听一点,是容易分心。这样的人,有一种类似于“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特性,做一件事的时候还要惦记其他的事,而不是专注于把一件事做好。

这样的结果,不仅是颠覆了我们对于职场技能的认知,也颠覆了我们对于教育的认知。

近几年,教育领域很火的一个概念是“坚毅”。有这样品质的人能给自己制定长期目标,并且能为了达成这个目标克服诸多困难,抵抗种种诱惑,直到最终达成目标。

在过去,我们也经常说到10000小时规则,也就是无论你要干成什么事,要想成为专家,都要有10000小时的练习时间。

但是,这篇文章让我们看到,如果未来社会变化得很快,如果规则频繁更新,角色时常转变,那么坚毅的品质,或者10000小时原则,恐怕并不能帮我们适应新的现实。

那什么才是有效的策略呢?

作者的回答,我一看就乐了。因为这是一个所有得到用户都再熟悉不过的答案,就是终身学习,要让自己成为一个长期学徒。

好了,总结一下,今天跟你分享了《大西洋月刊》7月刊的文章,这是我在这期杂志里看到的最有意思的一篇。

这篇文章说的是,从90年代开始,美国海军就开始尝试把舰船无人化、自动化,并且为这样的新技术设计了特殊的人才策略,把战舰上的专家全部替换成了通才。

当然,这其实是一个极端化和理想化的实验。

专家的缺位,其实也给这种战舰造成了不少麻烦。比如说因为舰船设计缺陷,引擎发生了腐蚀,但是引擎室无人看管,所以过了很久都没有人发现。所以后来,这些船员都被送回学校重新进修,去补技术方面的课程。

不过,我还是很佩服美国海军对于科技变化的快速、果断的反应。

我们每个人心里都预设了一个未来。有的人是未来已经到眼前了,自己还站在原地。而有的人,是刚刚看到了未来的一点苗头,就会立马开始全速冲刺,生怕落后。

而美国海军的这个实践让我们看到,与其原地等待、焦虑,还不如马上跑动起来,边跑边调整呼吸、步伐、节奏。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