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码头网! 请登录 免费注册
  • 1
  • 2
  • 3
  • 4
  • 5

中远海运集团换帅背后:中国航运业已然崛起

  • 来源:国际船舶网
  • 作者:国际船舶网
  • 2021-11-03 08:23

通过自身影响力参与国际航运行业规则制定,许立荣提升了我国航运业国际话语权和国际影响力。

                                                                  许立荣近照 (中远海运提供)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高江虹 北京报道11月1日下午,中远海运集团有限公司召开干部大会。中央组织部有关负责人宣布了中央关于中远海运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调整的决定:许立荣到龄退休,万敏任中远海运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这意味着全球第一大航运集团掌舵人顺利交棒。新掌舵人万敏三年多前就曾经是中远海运集团总经理,这一次调任只不过让他回到了熟悉的事业。

而对于许立荣来说,这位64岁的航运老将终于把重担卸下,交给“60后”新一代中青年航运领导人。回顾其参与、主导过的航运重大事件,清晰可见中国航运崛起以及中国经济雄起的脉络。

从水手到全球最大航企掌舵者

“他从水手一步步做上去的,起步并不高,是靠边工作边学习才有今天的成就,”中国船东协会常务副会长张守国告诉记者,许立荣曾做过航运业多项工作,有丰富的基层工作经验,加之为人务实有想法,很快成为航运骨干。

1975年,18岁的许立荣从普通船员和水手起步,当过船舶三副、二副、大副,1986年2月起任远洋船舶船长,是当时最年轻的船长。这虽与其自身努力有关,更因为当时正值中国航运大发展期。

改革开放,尤其是1992年以后,国内改革提速,对外贸易高速增长,航运物流需求高涨,我国政府明确了交通运输是基础产业,便开始展现基建巨人的实力,加速完善港口码头。至1997年底全国沿海港口共拥有中级以上泊位1446个,其中深水泊位553个,吞吐能力9.58亿吨,是改革开放之初的4倍。完成吞吐量由1980年的3.17亿吨增长到1997年9.68亿吨。

巨大的需求,拉动中国航运企业快速成长的同时,中国航运业也意识到需要有自己的运价指标。许立荣也从船长身份转向。1996年担任上海航运交易所首任总裁,推动交易所打造了中国第一个国家级水运交易市场,成为中国最早对外开放的航运交易窗口,定期发布的中国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等已成为业界重要评价指标。

1999年,许立荣直接策划指挥了中远集装箱货运体制改革,引领中国集装箱运输事业的发展,有力推动了中国外贸运输变革,为更多中国企业“走出去”搭建了桥梁。

改革者的身份,再臻巅峰。2016年,许立荣被任命为中国远洋海运集团董事长,领导全球最大航运企业改革重组。当时重组的两大央企,是国内航运业的龙头企业,但在国际上实力并不够强,集装箱运力排名仅在第七、第八名。

重组后的中远海运集团拥有六个“世界第一”:总运力规模世界第一,干散货、油轮和杂货特种船队运力排名世界第一,同时还是全球最大的集装箱码头运营商、最大的船员管理公司。

规模之变在其次,更重要的是中远海运集团内在实力得以增强。许立荣认为,涉及6000多亿资产、十数万员工的重组,绝不是简单的“1+1”,更不能“穿新鞋、走老路”,而要把经营管理模式创新作为主线,以深度创新求最大改革红利。

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复盘整个重组时,许立荣提出要“打造全球领先的综合性物流供应链服务集团”,采取“拆开来、合起来”深度融合式整合,最终形成“6+1”产业集群。

他还坚持要以市场为导向,对难度最大、至关重要的两大集团四家上市公司重新定位,最终涉及74项交易、600多亿元资产、3.8万员工、被称为“史上最复杂交易”的重组方案,在股东大会投票时,获得99%的赞成。

随后按照中央要求,许立荣一项一项抓好20多个重点领域改革重组,调整和优化产业结构,重组后的第二年,中远海运集团减少法人单位471户。

一套组合拳打下来,中远海运的重组改革取得显著成效。2016年集团利润160亿元,超额完成预期目标。2017年,乘势而上实现净利润同比增长276.4%,连续亏损多年的航运主业实现扭亏为盈。截至2020年底,集团五年累计实现营业收入1.35万亿元,创造利润总额1103亿元,净资产收益率居行业领先地位,实现了历史性跨越发展。中远海运集团年度货运量突破13亿吨,较重组前增长53.8%;用全球1/18的运力承运了全球1/10的海运贸易量。

截至2021年9月底,该集团资产总额由重组前的5930亿元增至超9500亿元。在2021年《财富》世界500强企业排名中,中远海运集团位居231位,较2016年重组以来提升了234位,居国际航运企业之首。

重塑中国航运国际化格局

航运业毕竟是周期波动巨大的行业,面对世界经贸格局的变化,许立荣认为“产业链经营”是航运业解决之道。因此,中远海运集团自重组以来,许立荣便积极推进产业布局,连续实施系列战略并购。

2018年,中远海运收购东方海外,这是全球航运业迄今为止交易规模最大并购案。通过这起并购,中远海运集团集装箱船队运力稳进全球前三。

2019年,中远海运集团收购胜狮货柜,成为全球第二大集装箱制造商,通过产业链经营,为其班轮业务提供了稳定安全的箱源保障。值得一提的是,充足箱源也避免了中远海运受去年下半年以来的航运市场极度“缺箱”现象冲击,同时这笔收购也为中远海运集团业绩带来丰厚的回报。

中远海运集团还成立了国内第一家航运自保公司,收购上海农商银行,发展租赁业务,推进产融结合,资产结构不断优化。

据中远海运集团提供给记者的资料显示,截至2020年底,中远海运集团非周期性资产占总资产比重达到52%,非周期性资产实现利润占比达到63.3%。第三国市场、区域市场和新兴市场货量分别较2016年重组时增长99%、244%、88%。战略客户比重显著增加,签署战略合作协议99家。可以说,中远海运集团抗风险能力持续增强。

在加强自身抗风险能力时,中远海运集团还积极合纵连横。2017年,由许立荣倡导的中远海运和法国达飞、台湾长荣、东方海外组建的“海洋联盟”正式上线运营,确立了全球三大联盟三足鼎立的全球航运新格局。目前“海洋联盟”总运力已超过611万,成为世界最大联盟之一。

此外,许立荣力主中国航运企业应参与全球规则制定,特别在BDI指数的设计上,他提出了BDI指数的修改方案。据悉,目前中远海运对波罗的海指数的发布已经产生重大影响,对全球航运格局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此举强化了中远海运对全球资源配置的能力。

张守国认为,许立荣在中远海运这些年所做的诸多事情,尤其是通过自身影响力参与国际航运行业规则制定,大力提升了我国航运业的国际话语权和国际影响力。

 

分享至: